0

乐视败局

202012/0814:12
2020-12-0814:12
来源: 上海证券报

乐视败局

核心提示: 回望A股从“弱冠”到“而立”的10年,有一家公司不得不提——它浮夸而又深刻,它华丽而又残破,它成功而又失败,它是——乐视网。

  回望A股从“弱冠”到“而立”的10年,有一家公司不得不提——它浮夸而又深刻,它华丽而又残破,它成功而又失败,它是——乐视网。

  2020年7月21日,乐视网被摘牌。自此,昔日喧嚣的乐视网股吧一天比一天沉寂,寥寥几个帖子谈着与乐视或有关或无关的消息,已无人记得这里曾是全市场最炙热的沸点。2010年至2020年,乐视网用10年时间,在A股市场划出了一道陡峭的弧线,留下万千人无法忘却的记忆,刻下属于一个时代的烙印。

  站在资本市场成立30年的时点回望,恰好跨过10年的乐视网,不仅是一家昙花一现的公司,它和它的掌舵人贾跃亭,影响着数以万计的员工、数以十万计的上下游人员、数以百万计的投资者、数以千亿计的资本流动,像一块投入水中的坚硬石头,巨大的水花涟漪甚至影响了整个时代的产业观念和价值浪潮。

  反思为了更好地前行。读懂乐视、读懂那个波澜壮阔的时代,可以让我们在规范的道路上走得更稳。在世界经济发展历史长河中,而立之年的A股还很年轻,有冲劲,有激情,有莽撞,有不安,有曲折,更有成长。乐视网更像是一个成长的烦恼,记住烦恼,终有成长。

  开创

  虽然七大生态灰飞烟灭,但贾跃亭最看重的三大赛道几乎全都压对了,在线视频、移动终端、新能源汽车都成为万亿级市场。有人感叹,贾跃亭如果把钱拿去买网飞、苹果、特斯拉,那他可能是当代巴菲特。

  美国东部时间2020年11月13日,美股成交额前十的股票里,有五个是中国企业——蔚来汽车、阿里巴巴、拼多多、理想汽车、小鹏汽车,其中三家是造车新势力。当天,排名第一的蔚来汽车成交额达到274亿美元(约合1809亿元人民币),是苹果、亚马逊、微软成交额的总和。

  这是属于中国造车新势力的高光时刻。此前数月,中国新能源汽车“三剑客”——蔚来、理想、小鹏在美股大放异彩,市值均突破千亿元人民币。蔚来更是年度涨幅超过10倍,市值超过3000亿元人民币,力压上汽、广汽等传统车企。

  狂飙的股价刺激着神经。许久没在微博上发声的贾跃亭高调转发FaradayFuture(法拉第未来,简称“FF”)关于关键技术的评价——在关键技术上,FF的电动汽车专利组合与特斯拉不相上下,并配发评论:“产品和技术创新力是下一代汽车产业变革的核心价值和驱动力,FF会继续集中资源专注投入,持续为行业发挥引领作用。”

  底下评论一阵戏谑,调侃贾跃亭下周回国机票买了没。

  把时针拨回到5年前。彼时,病榻上的贾跃亭构造其天马行空的“See计划”——将完全自主研发,打造最好的互联网智能电动汽车,建立汽车互联网生态系统,使中国汽车产业弯道颠覆欧美日韩传统巨头。

  那时,几乎没有人对“最好”“颠覆”有一丝丝怀疑。特斯拉市值不过百亿美元,新上市的Tesla Model S P85依然是有钱人的玩具;李斌(蔚来汽车创始人、董事长)终于忍不了北京的雾霾,决定自己做一台有着天空颜色的汽车,寓意“蔚蓝色天空到来”;李想(理想汽车创始人、董事长)问了自己一个问题——“我可能会在有生之年再造一个丰田,还有什么事比这个更刺激的”,然后转身离开汽车之家。

  新能源汽车仅是贾跃亭走在所有人前头的一个案例,更加广为人知的还有在线视频——乐视网和移动终端“乐视手机”,贾跃亭在这两项业务上甚至一度接近成功。

  捧着5、6英寸的手机,刷着短视频、影视剧,如今已是再普通不过的场景。可在10年前,当iPhone4刚给人们启蒙什么叫大屏高清时,贾跃亭就开始畅想网络付费发行电影了。

  2011年3月10日,贾跃亭在微博上写道:网络付费发行将成为电影第二大发行渠道。这是贾跃亭的第一条微博。

  那是视频网站草长莺飞的时代。2005年,Youtube在美国成立,土豆、优酷也相继成立。前方微茫,可如何到达,无人知晓。

  有过海外求学经历的古永铿和在外企工作过的王微,自然倾向于学习Youtube,即内容来自用户自行上传。在黄土地上摸爬滚打过的贾跃亭很快发现自己不善此道,他判断:当技术进步只是改变了视频的承载方式,当带宽不再是问题,用户自然会为优质资源付费。

  日后在贾跃亭人生中有着重要位置的王诚在2005年出了一本书,名为《通信文化浪潮》。在绪论中,王诚借一位法国记者的消息评论表达自己的观点:“在因特网时代,只要谁买下文化,谁就可以控制时代。”

  当乐视网兴冲冲闯入资本市场时,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它,零星的关注还是聚焦在其上市是否存在问题。2008年、2009年,乐视网分别实现营收7360.71万元、1.46亿元,实现归母净利润3025.38万元、4447万元。虽然在彼时的视频网站中烧钱仍是主流,处于第一梯队的优酷、土豆都无法盈利,但排名靠后的乐视网却率先盈利,令业内颇为不解。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甚至感叹:“一个排名第十七的视频网站,却有业内第一的财务指标,变戏法啊!”

  “上市之初的乐视网,更像是技术领域的小公司,外界并不了解他们。”一位多年跟踪乐视网的媒体人向记者表示,上市后不久,乐视网召开媒体见面会,贾跃亭亲自出席并主动与每位嘉宾攀谈、交流。“那时大家没觉得有多么稀奇,因为乐视网真的太小了。”

  震荡

  在上市的前5年,乐视网股价实现了最大超过35倍的上涨。在后面的5年,又几乎回吐了全部涨幅,下跌幅度超过99%。

  精准地选中在线视频、移动终端、新能源汽车三大产业,贾跃亭堪称战略大师,而乐视跌宕起伏的命运也源于此:起风时,宏大的战略更容易被相信,没人会计较付诸实施的可能性,战略越大,市值越大;风停了,战略及其背后的信任坍塌,不仅令泡沫破裂,原本存在的基础也被反噬归零。

  2012年11月初,股价低迷了两年多的乐视网宣布,公司的超级电视项目获得创新工场投资。

  那时,贾跃亭的生态梦已经显露雏形,只是表述还比较谨慎。他说,乐视致新相对于传统家电企业的优势是,提供给用户的不仅仅是一台智能电视硬件产品,而是打造了“平台+内容+终端+应用”一整套生态系统,为用户提供极致体验的完整价值链。

  为乐视致新引入创新工场后的1个月内,乐视网股价持续下跌,但最终在2012年12月3日触底反弹,自此开启了数十倍涨幅的大牛股之旅。

  一位曾经长期、多次买入乐视网的投资者告诉记者,在他的印象中,乐视网的上涨分为两段。第一段是2012年到2014年,那时乐视网涉足电视表现良好,业绩节节攀升,股价也涨势如虹,在这一过程中,乐视网的涨幅达到5倍。

  “在当时,乐视电视的玩法标新立异,硬件不赚钱,通过付费内容、广告收入及应用分成来赚钱,让大屏电视的购买门槛直接腰斩,哪个消费者会拒绝?”该投资者告诉记者,自己买了一台,因为觉得太划算了。这种“降维”打击,很快让乐视电视在行业内站稳脚跟。而终端大量铺货,又让乐视网的会员大幅扩容,反过来提升了乐视网的行业名次。

  新颖的商业模式、广阔的市场空间、持续不断的增长能力,还有原本的互联网架构,让乐视网迅速赢得市场的认可。上述投资者表示,那时去乐视网是很开心的,公司上下都是奋斗的年轻人,看得人欢欣鼓舞。

  乐视网股价并没有一口气涨到天上去。2014年,贾跃亭抱病滞留境外迟迟不归,公司股价也因此沉寂了一年。直至当年11月26日,在境外滞留数月的贾跃亭通过微博确认其已回到北京,住院进一步治疗,乐视网扫清阴霾,股价重新快速上扬,也就是前述投资者提到的第二段。

  彼时,A股正处于牛市之中,贾跃亭很快在牛市中找到了自己的新节奏——天马行空的“See计划”、网罗娱乐明星的超级手机、引入明星机构的乐视体育,在短短半年内横空出世。

  如果将彼时股价走势与上面的密集发布会相比照,不难发现,几乎每一次发布会前后,乐视网股价总会迎来一波上涨。自2014年12月至2015年5月13日,乐视网股价这一阶段最大涨幅超过500%。一位对乐视网颇为看好的投资者认为,乐视以互联网思维催生的设想,给市场以巨大想象空间。资本市场本身就是看重预期的,一旦上述设想实现,股价再翻一番都没有问题。

  猛烈的上涨是震撼,猛烈的爆雷更是震撼。2015年5月27日,上海证券报曾以《乐视网百亿减持的资本闭环》为题,解构贾跃亭“运作+暴涨+减持+反哺”系列运作,直指其最终的支持资金来自A股套现。

  然而,贾跃亭高位套现后,仅短暂地将部分资金借给上市公司,至今仍未按照约定的补贴计划给乐视网。

  牵一发而动全身。乐视网很快出现了资金链问题。2016年11月,仍在高歌猛进的乐视手机供应链出现资金问题,波及的供应商及代理商约有数十家,涉及的货款金额有数十亿元。同期,低调的乐视金融浮出水面,其背后庞大的融资项目,与“乐视生态”众多供应商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令人担忧其资金状况。同时,随着光环不再,乐视网的股价开始下跌,贾跃亭昔日为了融资而进行了大额质押,成了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。

  很快,绷不住的贾跃亭选择引入战投。2017年1月,乐视网宣布,贾跃亭山西老乡孙宏斌执掌的融创斥资150亿元投资乐视网及乐视相关主体,助阵的还有华夏人寿以及乐然投资,三方合计投资额超过168亿元,其中上市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合计将获得资金约71亿元。

  看似巨额的168亿元,其实远远解决不了乐视的资金链问题。把乐视翻了个底朝天的孙宏斌后来对媒体说:“我特别佩服老贾,就这么点钱,想干这么大的事情。”他还说,贾跃亭和乐视团队值得信任,唯一缺的就是钱。

  当初相信贾跃亭的孙宏斌,最终认赌服输。融创的入股并未给乐视带来转机,贾跃亭的财产被冻结。最终,贾跃亭在2017年7月4日晚间,登上了去往美国的飞机,至今未归。

  贾跃亭不告而别,孙宏斌不愿深陷,本已困难重重的乐视网,再也没有扭转乾坤的可能。2018年1月24日,停牌许久的乐视网复牌,迎接它的是11个一字跌停,贾跃亭的股权质押也就此爆仓。作为“白衣骑士”的融创,决定在退市整理期前夜,以零元清仓所有持股。

  乐视网的经营更是进入了垃圾时间。2017年,亏损138.78亿元;2018年,亏损40.96亿元;2019年,亏损112.79亿元。退市时,乐视网的归母权益为-152.82亿元。

  今年7月21日,乐视网摘牌退市,剧终人散。

  反思

  如果告诉一位入市两三年的新手股民,2015年中国互联网的四巨头是“BATL”(百度、阿里、腾讯和乐视),肯定会收获一个“开什么玩笑”的白眼,就像2015年预测特斯拉市值会问鼎全球车企一样。

  评价一个人、一家公司的是非成败,人们总喜欢将原因归于其自身,可如果把时间拉长,却总能发现,在时代浪潮中,一人之功过太渺小,造就英雄的终是时势。

  2014年9月,阿里赴美上市,创造历史上最大IPO纪录。人们开始意识到,中国已不再是西方商业逻辑的实践地,而是能创造独特辉煌的梦想田。

  “互联网+”成了神州大地最火的词句,三百六十行,行行触网,行行跨界。人们无比相信,梦想改变世界,一个创意获得百万美元投资的故事在中关村的咖啡馆中口口相传。人们崇尚创新,渴望以此获得商业上的成功。

  在此浪潮中,贾跃亭是佼佼者之一,他懂得人们期待用互联网改造生活,他深谙产业生态打造和资本运作,他明白投资者期待A股走出更多比肩BAT的公司。

  乐视网以视频起家,依照贾跃亭的梦想,公司意图打造一个超级产业链闭环,并因此进入了一个又一个烧钱的行业,扩张为拥有三大体系、横跨七个行业,涉及上百家公司和附属实体的大型集团。而在公司最需要钱的时候,贾跃亭套现离场,百亿资金至今下落不明,乐视犹如一个疯狂转动的链条,一环损坏,整链崩塌。

  在贾跃亭的对外发言中,“闭环”“生态”无疑是出现频率最高的词。生态构建向来是讲究闭环的,即把整个价值链掌握在自己的手中,因为只有这样,公司才能获取最多的用户与收益。

  贾跃亭把视频网站、电视、手机连接起来,正是希望把整个价值链拿下,可用户不愿付费,电视、手机亏钱卖,乐视的资金窟窿谁来补?

  答案,就是一度疯狂的A股市场。

  在众人皆醉的大牛市,面对超过1700亿元市值的乐视网,贾跃亭出奇地冷静,抛出定增募资75亿元的方案同时,宣布拟减持不超过1.48亿股股份。按照彼时市价计算,减持金额超过百亿元,套现所得全部免息借给上市公司。

  就是这份公告,让曾经热爱乐视网的“乐迷”分为两派,赞成者认为贾跃亭在帮助上市公司,反对者感觉自己被欺骗了。“那时我对贾跃亭开始失望,并在后面逐渐卖出了股票。”上述投资者回忆起当时情景,“那时很不甘心,但现在再看,真是万幸。”

  浪潮之中,无人能独善其身,而这正是浪潮的魅力。只有对未来不切实际的期待,才会催生出狂热的时代。上世纪90年代初的日本,2000年前后的纳斯达克泡沫,都兴起了一批现象级的公司,其中当然泥沙俱下,而浪潮本身,却深刻改变了世界。

  从更宏大的角度来看,浪潮从未停歇,只是向着更加成熟的方向前行。

  创新深入人心,人们不再唯商业模式至上,硬科技才是创新的真正归属,越来越多的人涌向更难攀登的科技高峰,竖起一座座中国科技的丰碑。

  率先实现5G商用,5G基站数超过60万个,用户数突破1.1亿;新能源汽车总保有量超过400万辆,占全球50%以上;新型显示产业2019年销售超过3000亿元,产业规模居全球第一……过去5年,中国的一系列新兴产业傲立全球。

  科创板的设立更是大大激发了全民科技创新的热情。作为为科技创新量身定制的新“赛道”,科创板已经吸引了200家企业挂牌。这些企业集中于新一代信息技术、生物医药、高端装备等战略性新兴产业,绝大多数拥有关键核心技术和突出科技创新能力,凸显科创板“面向世界科技前沿、面向经济主战场、面向国家重大需求”的定位。

  当前中国经济正向高质量发展转变,新旧动能转化趋势不断增强。以科创板企业为代表的“新势力”深耕研发,孕育着破土而出的科技红利、蕴藏着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密码、激发着中国经济破浪前行的新动力。

  回望乐视,愿贾跃亭在某一个时间,踏上回国的路。

  记住乐视,梦想不再是口号,而是行稳致远的动力。

  挥别乐视,拥抱更加璀璨耀眼的创新光芒。(记者 邵好)

关键词:

为你推荐

加载更多新闻